OrCam MyEye 如何帮助Zoe在丧失视力后重新开始工作


我是 Zoe Hartman,今年25 岁,住在纽约布鲁克林。22 岁时我丧失了视力。OrCam 改变了我的生活,给予我独立,让我重新获得我喜欢的东西,并帮助解决丧失视力所来的一些困难。

 

丧失视力之前,我在一家电影公司做制片助理的工作,目标是成为助理导演。突然有一天,我的视力开始模糊,并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越来越严重。经过一年的检测和误诊,某次组织检查显示我脑部有未知原因炎症,并损坏了视神经。

 

我开始使用白色手杖行走,使用放大镜帮助我阅读。但是,大部分时候我都需要他人的帮助。没有人帮我阅读一些小字,很多简单的任务都会变得困难。我难以正常工作,也不能进行原有的爱好活动。

 

我是在某次新闻活动中了解到 OrCam。几个月后,我母亲的一位前同事开始为 OrCam 工作。我去看演示,并试戴了眼镜。多年来,首次使用 OrCam MyEye 阅读让我感到非常激动。

 

现在,我已经不再依靠别人的帮助,我自己居住,自己做事情。我使用 OrCam MyEye 做一些基本活动,例如购物和阅读信件。该设备帮我付钱,不需要别人帮我数钱。它还帮我阅读路标,这样我可以自己到处走动。自从有了 OrCam,我已经能完全自己买东西和使用地铁。

 

我甚至还恢复工作了。我参加了几次电视演出,使用 OrCam MyEye 阅读文档和填写文件。我还能更快地完成这些活动,这在快节奏的电影行业是宝贵的资产。而且,最近我开始在一家本地餐厅担任预订员,这在以前没有 OrCam MyEye 时是无法想象的。

 

OrCam 还帮我找回了曾经热爱的活动。与朋友或家人一起外出就餐时,它帮我读菜单,读商店或博物馆标签上的小字体。我也在考虑重拾我最喜欢的爱好 – 戏剧 – 因为我现在可以阅读脚本了。

 

OrCam 真正地改变了我的生活。在生活中适应视力障碍是有很多困难的。但是,OrCam 让我重拾独立,并让我的生活更加方便。